快捷搜索:  

120万亏掉31万!投资者状告基金销售机构,被法院驳回,什么情况?

投资者李女士花费120万元认购了财通基金旗下公(gong)募专户理财产品(chanpin),不料到期之后承受巨额亏损 。 于是(shi),李女士将代销机构钱景基金销售公(gong)司(si)告上了法庭,要求赔偿产品(chanpin)亏损以及其他(ta)损失和费用。
但根据法院于8月4日公(gong)布的(de)二审裁决书,驳回了李女士在一审的(de)全部诉求,维持一审原判。
究竟是(shi)怎样的(de)状况?
投资公(gong)募专户亏损30余万元
根据投资者李女士在一审中的(de)诉讼请求,2016年5月钱景公(gong)司(si)理财师向她(ta)推荐一款低风险高收益理财产品(chanpin),并让她(ta)关注钱景财务公(gong)众号里的(de)宣传资料。李女士在钱景财富公(gong)众号看到财智定增9号(财智定增9号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)的(de)宣传,宣传中使用近乎无风险,保底,打折买牛股不涨也赚钱等宣传,投向标的(de)列举了4个优质股票。
天眼查信息显示,北京钱景基金销售公(gong)司(si)成立于2012年11月,公(gong)司(si)大股东为北京财智联合理财顾问有限公(gong)司(si)。
在李女士咨询理财师后,得知这是(shi)一款低风险高收益产品(chanpin),就按照对(dui)方要求通过网银打款120万元到财通基金账户,18个月期限到了,联系钱景公(gong)司(si)理财师要求兑付时得知产品(chanpin)逾期并亏损,至2019年3月清算结束,共损失本金30余万元,多次联系钱景公(gong)司(si)退赔无果,得知资金根本没有用于参与宣传资料中任何一支股票的(de)定增。
李女士认为,钱景公(gong)司(si)未尽到适当性义务,将高风险产品(chanpin)销售给厌恶风险的(de)投资人(ren),宣传资料违规公(gong)开虚假宣传,宣传资料与合同不一致。
李女士提出:1.判令钱景公(gong)司(si)赔偿投资财智定增9号的(de)本金损失313984.88元。2.判令钱景公(gong)司(si)按照宣传资料的(de)预期收益赔偿利息损失。3.本案诉讼费和差旅费、律师费等因诉讼造成的(de)一切费用由钱景公(gong)司(si)承担。
不过,钱景公(gong)司(si)不同意上述李女士的(de)诉讼请求。钱景公(gong)司(si)认为:1.案涉产品(chanpin)销售机构为财通基金管理有限公(gong)司(si),李女士如认为销售服务(fuwu)对(dui)其造成损害,应向销售机构主张权利。2.钱景公(gong)司(si)已按监管要求协助财通公(gong)司(si)履行适当性义务,在协助财通公(gong)司(si)完成销售过程中,无不合规行为。3.钱景公(gong)司(si)及财通公(gong)司(si)从未承诺保底收益,不应承担李女士的(de)投资损失。4.李女士已知悉并确认自愿承担案涉产品(chanpin)投资风险,应遵循买者自负原则,自行承担投资风险。
经法院审理查明:2016年6月1日,资产委托人(ren)李女士与资产管理人(ren)财通基金、资产托管人(ren)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签订《财通基金-财智定增9号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》,约定李女士认购金额为120万元,并载明该资产管理计划为混合型产品(chanpin),属于高风险、高收益投资品种。
诉讼中,李女士向法院提交的(de)其持有的(de)财通9号基金合同,该合同上的(de)签署日期为手写2016年6月9日。经询,李女士确认该日期是(shi)其后来自行填写;钱景公(gong)司(si)对(dui)该日期不认可,确认合同签署日期为其提交的(de)合同上李女士签署的(de)2016年6月1日。双方就合同签署日期未向本院提交其他(ta)证据。同日,李女士向财通公(gong)司(si)汇款120万元并注明“李xx认购财智定增9号”。
在签署前述合同过程中,李女士于2016年6月1日填写了《个人(ren)投资者风险属性评估问卷》,包括在“往往高收益的(de)基金产品(chanpin)伴随着高风险,您准备承担多大的(de)风险”处选择为“我(wo)愿意投资最具增长潜力的(de)基金产品(chanpin),也愿意为了更高的(de)收益承受大幅度的(de)风险变动”。
李女士2016年6月1日签订的(de)《资产管理计划交易类业(ye)务申请表》中投资者声明部分载明“本人(ren)已知晓并确认本次投资的(de)资产管理计划产品(chanpin)风险可能超越本人(ren)风险承受能力的(de)情况,本人(ren)自愿履行投资人(ren)的(de)各项义务,自行承担资产管理计划投资风险,保证所提供的(de)资料真实、有效,并确认本申请表所填写信息之真实性和准确性”。李女士在该投资者声明处签字。
诉讼中,李女士称曾就本案涉及的(de)问题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北京监督局(下称“北京证监局”)反映。双方就此向法院提交了北京证监局 2020年7月16日给李女士的(de)回函(京证监答复复字第2020-1922号),该回函载明:“钱景基金(即钱景公(gong)司(si))向您推介财智定增9号并负责履行适当性义务,针对(dui)您反映的(de)钱景基金向不特定对(dui)象宣传推介财智定增9号的(de)问题,我(wo)局将依规予以处理。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钱景基金在您反映的(de)其他(ta)事项中存在违反证券投资基金法律法规的(de)情形,您提出的(de)民事赔偿诉求,建(jian)议您通过协商、调解、仲裁或司(si)法途径解决。”经询问,双方确认,针对(dui)李女士反映的(de)钱景公(gong)司(si)向不特定对(dui)象宣传推介财智定增9号的(de)事宜,北京证监局尚未作出进一步处理。
一审驳回投资者诉求
北京市海淀区人(ren)民法院在一审中的(de)分析如下:
首先,关于李女士所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未尽适当性义务一节,本院认为,李女士在其签署的(de)《资产管理计划交易类业(ye)务申请表》和《个人(ren)投资者风险属性评估问卷》中,均有产品(chanpin)风险等级超出其风险承受能力时仍然购买该产品(chanpin)的(de)意思表示,尤其是(shi)在《个人(ren)投资者风险属性评估问卷》中“如果您所购买产品(chanpin)的(de)风险等级超出您的(de)评测结果,您是(shi)否同意继续购买”处,李女士在可以选择“否”的(de)情况下选择了“是(shi)”。在此情况下,无论其购买的(de)产品(chanpin)是(shi)否超出其风险评估结果,钱景公(gong)司(si)均不存在违反适当性义务的(de)情形,故李女士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未履行适当性义务的(de)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,本院不予采信。
李女士称包括前述申请表和评估问卷在内的(de)相关文件只有签名是(shi)其本人(ren)所签,其他(ta)内容非本人(ren)填写的(de)主张,本院认为,李女士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(de)成年人(ren),其应当知晓在相关文件上签字即代表其对(dui)该文件内容予以确认,即使该文件内容非其本人(ren)填写亦不影响其签字的(de)效力。至于李女士称其未了解文件内容的(de)主张,本院认为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(ren)的(de)成年人(ren),在签字之前不确认签署内容明显不符合常理常情,其就前述签署内容与其真实意思不符亦未向本院提交相应证据,故本院对(dui)其上述主张不予采信。
其次,关于李女士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向不特定对(dui)象宣传私募基金一节,本院认为,诉讼中,李女士确认其在购买本案理财产品(chanpin)之前,曾通过钱景公(gong)司(si)多次购买大额理财产品(chanpin),且与钱景公(gong)司(si)工作人(ren)员保持联系,钱景公(gong)司(si)亦确认李女士系其老客户,其工作人(ren)员是(shi)向公(gong)司(si)老客户推介相关产品(chanpin)。在此情况下,李女士对(dui)钱景公(gong)司(si)来说,并不属于不特定对(dui)象,即使钱景公(gong)司(si)存在其他(ta)向不特定对(dui)象推介私募基金的(de)情况,亦与李女士无关,不能据此认定钱景公(gong)司(si)在向李女士推介产品(chanpin)系向不特定对(dui)象推介私募基金。故李女士的(de)前述主张与事实不符,本院不予采信。
再次,关于李女士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存在夸大宣传等不当宣传行为一节,本院认为,李女士就其该部分主张,并未向本院提交有效证据,其对(dui)钱景公(gong)司(si)提交的(de)推介材料中既往业(ye)绩描述理解为夸大宣传、保底承诺系其个人(ren)误解,故李女士该部分主张证据不足,本院不予采信。关于李女士提交的(de)公(gong)众号截图,因其来源无法核实,且钱景公(gong)司(si)不予认可,故本院对(dui)该证据不予采信。关于李女士提交的(de)微信聊天记录,该聊天记录仅为截图,真实性无法核实,钱景公(gong)司(si)对(dui)此亦不予认可,故本院对(dui)该证据亦不予采信。
最后,关于李女士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未了解其财产状况及风险偏好(hao),未告知风险一节,本院认为,李女士在购买本案涉诉理财产品(chanpin)时,填写了《个人(ren)投资者风险属性评估问卷》,该问卷中主要内容即为风险偏好(hao)和财产状况内容,李女士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未了解其财产状况及风险偏好(hao)的(de)主张,明显与事实不符;同时,李女士前述的(de)基金合同中包含了产品(chanpin)的(de)风险告知内容,李女士亦在该合同上签字确认并录像,故李女士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未告知其产品(chanpin)风险状况的(de)主张亦与事实不符。综上,本院对(dui)李女士的(de)该部分主张不予采信。
综合以上分析,李女士所称钱景公(gong)司(si)在其购买理财产品(chanpin)中存在的(de)不当行为的(de)主张,证据不足,与事实不符,本院不予采信。在此情况下,李女士要求钱景公(gong)司(si)赔偿其理财产品(chanpin)的(de)损失及其他(ta)损失的(de)诉讼请求,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,本院不予支持。
二审维持一审原判
8月4日,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(gong)布了二审民事判决书。根据判决书,李女士不服一审判决,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(ren)民法院提起上诉。该院于2022年7月14日立案,现已审理终结。
二审中,李女士提交了证据,法院依法组织双方当事人(ren)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。法院认为,当事人(ren)对(dui)自己提出的(de)主张,有责任提供证据,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(ren)的(de)事实主张的(de),由负有举证责任的(de)当事人(ren)承担不利后果。本案中,北京证监局的(de)文件内容不能体现与本案及李女士针对(dui)本案双方纠纷进行举报的(de)关联,亦不能证明该局认定钱景公(gong)司(si)向不特定对(dui)象宣传推介财智定增9号。
李女士在钱景公(gong)司(si)连续多年多次购买大额金融产品(chanpin),其本人(ren)并非没有投资理财经验,应熟知购买产品(chanpin)的(de)方式、流程,其在签署《资产管理计划交易类业(ye)务申请表》和《个人(ren)投资者风险属性评估问卷》中,均有产品(chanpin)风险等级超出其风险承受能力时仍然购买该产品(chanpin)的(de)意思表示,在“如果您所购买产品(chanpin)的(de)风险等级超出您的(de)评测结果,您是(shi)否同意继续购买”的(de)提问中选择“是(shi)”,亦有李女士手持身份证和基金合同并口述合同相关内容的(de)视(shi)频(pin)。
故一审法院结合在案其他(ta)证据认定钱景公(gong)司(si)已尽适当性义务,向李女士推介产品(chanpin)并非向不特定对(dui)象推介私募基金,已尽到提示告知及了解产品(chanpin)的(de)义务等并无不当,二审法院予以确认。对(dui)李女士所提的(de)上诉理由,二审法院均不予采纳。综上所述,李女士的(de)上诉理由不能成立,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。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处理结果并无不当,应予维持。
二审判决如下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二审案件受理费6009元,由李女士负担。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
记者 | 夏悦超
基金

您可能还会对(dui)下面的(de)文章感兴趣:
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